拖拉斯基_凸凸凸

考前来一发!填我的坑(๑• . •๑)
(找图一早上!手机自动清空的我心如死灰💀)

《情话》哥蛇

(有一个人,卸掉你所有伪装,给了你所有坚强!💙)

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

     凌晨两点的街头灯火通明,车流不息。熙熙皆为利来,攘攘皆为利往。

     一辆深黑迈巴赫停在转角花坛边隐在夜色中。驾驶座上的黑发男人沉稳冷峻,不怒自威。旁边的白发青年坐得有一丝慵懒,额前的碎发挡不住眼中的灵动和霸道。

     蛇立几不可察的轻呼一口气。贺呈看着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扣住门阀缓缓打开车门,这双手拥住自己的温热像是还留在身上。他想对蛇立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 说别受伤?他自己都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 说别输?那就是怀疑他不能赢。

     说我等你?蛇立不让他说等,他要贺呈就一直在他前面,他就能一直一直追着他。

     他最想说的是别去。

     然而声带振动,薄唇轻启,让人心安的低沉男声发出两个音:“天冷。”贺呈伸手将外套递给蛇立。蛇立侧身已踏出了一只脚,闻言转身抬头。四目相对,内心汹涌,眼底无痕。蛇立接过关上车门,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,转身头也不回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 贺呈静静注视着渐远的清瘦背影。这个人早上还缩在自己的怀里睡得安稳,阳光漏过及地窗帘倾泻在那张纯洁无害的脸上,细密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 贺呈点上一支烟,蛇立走进了深巷。不久里面就传来大小的打斗声、棍棒金属碰撞声、惨叫声、哀鸣声、低吼声……贺呈心里一抽一抽的疼,夹着烟的手也止不住微颤起来,虽然呈肯定这里面没有蛇立的声音。那个人,不会退缩,不会喊疼。就像初见时,他面对自己,悬殊的力量,稚气未退的脸上丝毫没有怯意,眼中却光芒更胜,好像越强大的对手会将他的血烧的越沸。

     那次蛇立被打得很惨,几乎站不稳被小弟搀住,却是笑着离开的。从此贺呈便不自觉地注意他,了解越多,眼睛越是从这个人身上移不开了。等回过神来,早已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 贺呈比任何人清楚,蛇立不是个善茬。有次蛇立惹上个大主,不似以往他能轻易应对的。贺呈听到手下来报内心不由地颤了一下。等他赶到的时候,蛇立被一群人围住,身上的血有他自己的,也有别人的,不变的是那眼中的光芒和兴奋上翘的嘴角。

     这个状况比预想的好了很多。贺呈心内一松,面上不显,走到蛇立身后。蛇立没想到贺呈会这样出现。他一直都知道贺呈,那次接触之后更是对他在意,强大的人对他有不可抵抗的吸引力。蛇立转身看贺呈,眼里除了吃惊,好像还有一丝欣喜?

     那为首的认得贺呈,是个极有眼力见的。只一眼,态度便软下来,对贺呈笑呵:“这……不知是贺老大的人,都是一些小误会,今日多有得罪……”

     闻言,蛇立眼神突变,那一丝欣喜不在,眼底只剩厌恶,周身怒气更盛,不待话说完就挥拳狠狠冲那人面门挥去,只把人打得再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 贺呈便知道,眼前这人,追求力量,却不会依附强者,亦不会属于谁。

     之后贺呈教他,引导他,却不会帮他。

     于是贺呈还是那个大佬。蛇立还是那个混世小霸王,真刀真枪干,阴招暗箭也上。只不过两个人,不再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 蛇立算是个活的明白的。喜欢就是喜欢,爱就去做——没什么好矫情的。他会让对方舒服,也会让自己享受。撩人的喘、迷离的眼、潮红的脸、微张的嘴、湿润的唇、粉红的舌、火热的吻、扭动的腰、摆动的臀、勾魂的腿……哪一个都让贺呈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 蛇立从不吝啬展露自己真实的感受和露骨的深情。蛇立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不管是在床上还是生活中。或许以前他还有一些犹豫,可遇见贺呈后,他活得真正明白。别人说他恶霸也好,混混也罢,他知道自己要的未来,更清楚这未来里,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 一根烟燃尽,那人从暗色里迎着光走来。衣服没了刚刚的齐整样,沾上些可怖的血迹,好看的白色长发也凌乱了些。风吹起额前的碎发,眼中的光却是更耀人。

     贺呈想,这个人的路能走到哪谁都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 蛇立打开车门坐进去,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,他确实有些累。车子发动,黑色迈巴赫又隐没在车流中。

      *

     贺呈用浴巾将人裹住从浴缸抱起,轻轻放到柔软的大床上,双手撑在那人身侧。浴巾缓缓滑落,白皙诱人的身体连带着大小的青紫和伤痕裸露在空气中,显得格外突兀和刺目。

     贺呈已经习惯了看蛇立身上的伤。那次,蛇立带着满身触目惊心的伤拖着半条命回来的时候,贺呈第一次感到了怕。再也不想管那么多,就算是把这个人锁起来,怨他也好恨他也罢,只要他好好的在他身边,好好的活着!可对上那双眼,蛇立只一个笑,就让他所有的决绝都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 蛇立知道贺呈又想起以前。每次贺呈看着自己身上的伤,就会眉头紧锁,本就冷峻的脸色更加阴沉。蛇立抬起一只手,轻轻覆在贺呈额上,食指指腹柔柔摩挲眉心。贺呈回过神来,觉得被触碰的地方变得火热,眉头也不由得松开来。抬头对上那双眼,眼里嘴角都是盈盈的笑,像是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 “贺呈,好疼……”蛇立就这么笑着,舌不着齿,轻轻浅浅吐出四个字,贺呈却彻底醉了进去。

     蛇立也不是从不喊疼,不过只会在这种时候,对着这个人。好像此刻面对这个人,就变得一点气也不能受,一点苦也吃不得了。

     柔软的唇一路往下极尽温柔印在每一个刺目的地方。蛇立觉得那些吻好像让自己失去了痛觉,所到之处只有火热。贺呈吻到脚尖,又一路往上将蛇立全身亲了个遍。蛇立呼吸也乱了些,觉得整个人都滚烫起来。

     吻过修长的脖颈,绯红的耳尖,一点朱砂痣,终于贺呈停下来,目光落在那被水雾熏染得红润的唇,只觉得心里满满的。蛇立说自己是他的方向,殊不知他也是自己的方向——要更强大,也变得更柔软。

     蛇立看着慢慢压向自己的健壮身躯,像被整个世界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 唇舌交叠,情欲缠绵……

     一句天冷,一句好疼,与他们之间,就是胜过千百句我爱你还动人的情话。

♞想让自己也强大到可以守护你❤

可不要以为我们🐍变乖宝宝了!😜
最后一张是寸头心声!我们寸寸可是相当惹人爱的😘

大哥这样贴心的好媳妇可不多,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→_→

开始也很纠结大哥戏太多太苏心,今天突然想通了:和其他人只字不提、和喜欢的人千言万语!  ☞不管了反正我就是这样!😂

试图把这辆幼儿园接驳车开下去😳
又会赚钱又心疼你的毛毛贺天不还不偷着乐?!😉

#哥蛇#睡醒就要贺粑粑(?!)亲亲抱抱的蛇三岁😂😂
(忽略时间😓 设定早上八点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