拖拉斯基_凸凸凸

你在,真好 【哥蛇】

(或许你不知道,有的人,在风平浪静的日子里,已准备好与你共经生死💙)

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

       雨已经连绵下了几天,到处都湿漉漉的。脏乱窄小的出租屋里,家具少得可怜却被垃圾杂物塞得满满当当。到处是花花绿绿不知是衣服还是床单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的布团子,吃完或没吃完的外卖盒子丢弃在房间各处,散发着霉变食物特有的令人作呕的腐臭味道。

       贺呈捡了条勉强算是干净的靠椅,在挨近房间门的位置,插兜闭眼随意坐着,面无表情的脸上却像是带了一丝悠闲,似在等待着什么。
 
       房间的一个角落被几个身着黑色紧身上衣的健壮男人围住,隐约可见其间的地上一团黑色阴影。仔细瞧清是一个蜷缩的人,已没了半点声响,轻微起伏的胸膛像在宣告着这还是一个活物。

     “昨夜,由于近日连续的强降雨引发泥石流致xxM300国道花山村路段发生塌方,确认无人员伤亡,施工部门正全力抢修中……”

      打开的电视机正在播放当地午间新闻,在安静下来的空气里慢慢清晰。贺呈冷笑一声,对这种渣滓,只觉得讽刺。

      “好了。”贺呈慢慢睁开眼,玩味尽褪。低沉且带有不可抗拒的力量的声音让地上的人不寒而栗又如获大赦。这个人是死神,却在这一瞬间又成了他的救世主。 

       贺呈站起身,黑衣男子也都停下动作转过来,不再浪费一个眼神在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上,踢开门往外走。

     “考察研究人员指出,近日来地表活动相对活跃,可能出现不同强度的低中级地震。据相关专家预测,今天中午十三点三十分到十四点间以xx为中心可能出现弱震……”电视里端雅的女主播还在清亮地念着新闻稿。

       这个地方由于地形原因,偶有小地震发生,并不是什么稀奇事。贺呈平时并不关注,今天却格外在意。他想一定是刚刚电视声音太大了,把这几句话听得太真切,才会直到把车都开出了几条街还一遍遍绕在脑子里不能释怀。 

      他想到那个人,心里越发有些烦躁,将车靠边停下,招呼手下先回去。待抽完一根烟,还是拿起电话,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。

    “见先生,事情办好了。我想先处理一点私人的事情再去见你可以吗?”依然的冷静沉稳。

       电话那头的人几乎没有停顿就给了肯定的回复,见先生很是信任他,也并不多问。贺呈立马掉转车头驶向了回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  一点零七分。贺呈打开家门,换了鞋进到客厅,前两天新买的游戏手柄和拆开的零食包装袋静静躺在地毯上,屏幕上还大大的闪烁着“game over”。他嘴角止不住上翘,一声轻笑,脸上再没有一丝阴狠,这扇门像是隔绝了两个世界,之前的一切似是与他都毫无干系。

      贺呈穿过客厅走上雕花旋转楼梯轻轻上楼。比之前的走动更小心翼翼地,转动门把打开了卧室的门。藏青暗花的床褥中一团银白尤为显眼。他慢慢走近床边,蛇立已经睡着了,向里侧身微缩着身体,发出轻轻浅浅的呼吸声。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上,这样安静乖巧的模样没了平日的张牙舞爪,整个人也柔和了许多,不免让人叹一声岁月静好。 

      贺呈不觉自己的眼神已柔得要滴出水来,没忍住在眼前这人额上印下一吻,惹得蛇立皱眉轻哼出声。贺呈无奈笑笑,轻轻关门出去下了楼。

       一点二十三分。贺呈靠在沙发上,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杂志胡乱翻着,眼睛却未曾停留在上面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分针越来越靠近垂直想下的方向。贺呈心里不禁一点点在收紧,甚至产生一丝从未有过的不知所措。腕上的分针走过“6”,艰难的向“7”滑动着。

     贺呈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许许多多的画面,那些大灾的报道,救援的画面,丧亲的悲号,幸福的终结……想象如果是自己再那样的状况里会是怎样的结果,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多愁善感的时候,更想不到自己会像个刚恋爱的青春期少年,担心要是自己缺胳膊少腿了蛇立会不会嫌弃自己这种好笑的问题。

       一点四十二分。空气依旧安静,除了墙上挂钟摆动的轻微“嗒嗒”声,没有任何动静。两人间的一幕幕像放电影浮在眼前,贺呈想过了要是没有自己蛇立会怎样,却始终不敢想要是没有蛇立自己会怎样。终于贺呈放弃了继续折磨那本已经被捏得皱巴巴的杂志,他突然想,如果真就是无法逃脱的命运,和这个人在一起,世界末日也都不过如此了。 

      目光再扫视一圈客厅,一如既往乱出这个人的风格。贺呈站起来,收拾零散在地上的吃的玩的,接着又摆弄起茶几沙发。

     两点零三分。贺呈直起身来,抬头看了眼卧室的方向,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 “咔嗒”一声,房间门被打开。蛇立悠悠走出卧室就看到了楼下客厅的人影,不免一惊,往日贺呈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家里的。贺呈闻声又转回来,蛇立就顺势趴靠在栏杆上,勾唇笑笑地看着贺呈。他头发睡得毛毛的,让人忍不住想揉上一把,睡眼还有些惺忪人也像迷迷糊糊的,带着别样的俏皮。 

    “怎么回来了?”贺呈有点看呆了,被蛇立一问回过神来。  

     “没事儿,拿点东西正要走了。”再平常不过的回答,说罢就走到玄关。

       蛇立看着贺呈换好鞋子就要开门,看着恢复整洁的客厅,突然想起什到似的止住了笑。“诶,等等!”蛇立住喊他,匆匆跑下楼梯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就到了贺呈面前。

      贺呈还等着蛇立下文,却意外被抱了个满怀。蛇立手臂渐渐收紧,整个脸埋在他胸前,撒桥似的蹭蹭。贺呈有些不明所以,还是抬手拢住他,话还没问出口,就听到蛇立哑哑闷闷的软糯声音——“真好!”

     贺呈一愣,可还没等他回过味来,就被蛇立放开,催促着往外赶。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 两点零七分。贺呈被关在自家门外,无奈的摇摇头笑出声。他发现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总做些曾经认为莫名其妙又愚蠢的事。不过感觉好像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  嗯,是真好。 

     真好!我们都活着。

       真好!有你在身边。​​​

评论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