拖拉斯基_凸凸凸

《吵》 【贺红】

(我们往往不经意间就对最爱的人说了最狠的话。
在学会爱的路上,感谢你一直没有放弃我!💙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贺天忙完手头的事情,抬头一看时间已是接近十一点。早些时间莫关山发短信来说今天有约给朋友过生日去了。莫关山不是爱玩的人,只和熟识的几个小伙伴偶尔约一场,就是去也会先和贺天说一声。想问莫关山回去了没有,电话接通却只有嘈杂的音乐声混杂着人的喧闹,贺天想莫关山只怕已经醉了,便直接开车来到了酒吧。

      贺天刚停好车走到酒吧门口,迎面就走来一群摇摇晃晃的青年,三三两两勾肩搭背,喝的都不少。贺天一眼就看见了中间一头火红短发的莫关山,眼睛半闭着,脸上是醉酒的红,整个人晕晕乎乎,懒懒倒在身旁撑住他的黑发青年上。这个人明显要比其他人清醒些,他一手抓着莫关山搭在自己肩上的手,,另一只手扶住莫关山肩背。

      这个人贺天知道,是和莫关山常在一起玩的。看着紧挨的两个人,贺天只觉一阵烦躁,于是加快步伐走上前去。可就在这时黑发青年似是想着大家都不清醒,又或是酒壮怂人胆,竟是悄无声息将莫关山背上那只手缓缓滑到了腰际,轻轻摩挲着,大有一路向下的趋势。

      贺天顿时一股怒意再也按耐不住,一把上前扯过莫关山右腕。莫关山被这样一扯,半闭的桃花眼睁开了些,模模糊糊瞧着有一个高大精瘦的人影,接着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里,便知是贺天,想他是来接自己,觉得挺高兴的。可莫关山还来不及欣喜,就听见“啊”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  一行人开始没有发现贺天,被贺天的突然走近惊了一跳,此时倒是被这一声尖叫拉回点思绪来。循声看去,才发现刚刚扶着莫关山的黑发青年不知何时已是倒在地上,双手抱住肚子翻滚着,表情痛苦到扭曲,可想而知这一下是使了十足的力道。

     待他们转过头,贺天已经拉着莫关山往停车处走,留一行人呆愣在原地。莫关山下意识的想去看倒地的发小却被贺天死死拽住手,身子使不上力,挣了挣也是徒劳,这么一会儿已经被贺天拉开车门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  贺天终于放开莫关山被捏得青红的腕子,坐上驾驶座将车开得飞快,脸色阴沉的可怕,不多时已到了家门口。
不等把车停到车库,贺天直接拽了莫关山走进客厅。莫关山本还觉得头昏疼得厉害,接着就措不及防被贺天甩到了沙发上,这下是完全醒了。莫关山从刚刚贺天莫名其妙打人就憋了一股火,贺天今天简直是吃了炸药一样。

     “贺天你有病吧!我就是喝醉了他扶我一下,你又不是不知道是我一起长大的兄弟!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!你吃醋也有个限度吧!”

      贺天想到那只手在莫关山身上就恶心,冷哼一声道:“兄弟?你把他当兄弟,你知道人家把你当什么!等被人吃了你还谢谢人家!”

     话说的难听,莫关山更是觉得贺天没事找事发神经,想也不想就回:“你说什么!你别随便侮辱我朋友!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变态!”

      贺天本就气不打一处来,再听到莫关山这么袒护那小子还这么说自己,火气更旺,嘴上也没了个把门的:“跟我一样什么,一样爱干你,操到你哭着求饶?我变态?你是不知道自己在床上有多浪多销魂!我看你刚刚挺喜欢的嘛,怎么,我一个人还满足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 “啪!”一声清脆阻断了未说完的刺耳声音,手上火辣辣的疼,莫关山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也让贺天顿住,他不可思议的盯着莫关山看了几秒,双拳不禁握紧,伸出一手指着门口狠狠说出一个“滚!”

      莫关山本也惊了一跳,刚刚真是气急了一下子就打了下去。他们经常吵,大大小小的事,但是从来没这么凶过,听到这么一声还是不争气的红了眼。

      看到眼前这人顿时失了所有锐气的受伤模样,贺天突然心里一抽,终于冷静了一些,紧接着脱口而出,“你别动!我滚!”

      莫关山还怔在原地,被“砰”的一声大力的关门声拉回神思,一下子瘫坐在地毯上,空气安静,心跳声都听得清楚,人也冷静下来。莫关山把刚刚的一幕幕回想了一遍,突然觉得心好累。这么久了,一直吵吵闹闹,每次两个人都很强硬毫不退让,只要遇上感情的问题都没了理智和冷静。或许两个人的开始就是个错误,那么也是时候该结束了。既然这么不堪,也没什么好留恋的,那就走吧。

     莫关山慢慢站起来准备收拾东西,打开衣柜,才发现连自己的衣服都是贺天买的,也对,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贺天的,除了自己吧。

     莫关山只拿了来时带的黄色背包,被塞在柜子底许久有些霉味。

      开了门准备出去,就被门口一团黑影吓了一跳,定神一看才发现是贺天正背对门口蹲着,地上散落着十几个烟头。莫关山不知道贺天摔门出来会去哪,但是万万想不到会是蹲在家门口。贺天也没想到莫关山这么快就会出来,听到声音也是回头一惊。此时冷静下来,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,看莫关山的眼神也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 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话问出口莫关山就后悔了,都要走了还管这么多,何况人家自己家门口想怎么蹲怎么蹲。

     “没有你的地方,我哪都不想去。”贺天低着头,象是随意的就甩出这么一句,语气里却是带着一丝委屈可怜。

     莫关山本不期待贺天会回答,准备绕过贺天就走,此刻这么一句话却像是把他钉在原地,更是心痛。

     贺天没有听到动静,抬头来看莫关山。当他瞄到莫关山手中的黄色背包时情绪突然激动起来:“你拿这个包干什么?”贺天一把拉住莫关山抓包的手,睁大了眼睛盯着他,“你要去哪?!”

     莫关山心里觉得好笑,说自己贱的是他,让自己滚的是他。“不是你让我滚么?反正你也看不上我那我还赖在这里干什么……”本想笑弄着反问的几句话却说得声音都打颤,刚刚所有的故作坚强此刻都溃不成军,眼泪终是大滴大滴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 贺天一下子慌了,一把将莫关山紧紧抱在怀里,只能不住的说对不起。贺天刚刚一出门就开始后悔自己说的那些话,此时再看莫关山这样,更是万分懊悔,心疼不已。莫关山也不再隐忍,把头埋在贺天胸前大哭起来,“贺天你没良心!你怎么能那么说我!你想过我听了什么感受!你知道我多难过吗!明明是你先打人,你简直不可理喻!你还让我滚!你简直不是人!……”边骂边打,愣是将心里委屈发泄个通。

     贺天只能抱紧对方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,把莫关山的话都一一接下,轻声哄着。许久,莫关山骂累了也哭累了,慢慢放松下来,贺天就这么抱着他。

     刚刚蹲在门口,贺天也想了许多,为什么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却走到今天这一步。他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的,但是他想明白了一点,狠话远比真刀真枪更容易将人伤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 “毛毛,我爱你!可是我第一次爱别人,我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,可能做错了许多事,反而伤害了你,但是我会努力学,学着怎么好好爱你,所以在我学会之前,你能不能先不要放弃我?”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带着乞求般软进心里。

      莫关山愣了一愣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良久,他轻轻点点头,抬手回抱住贺天,说道:“你也是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98)